记者贾岩峰北京报道 北京时间8月13日晚上快11点的时候,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终于接到了台里记者从希腊用卫星传送的画面,所有为奥运开幕式转播工作忙碌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聚集到大屏幕前紧张地看着,房间里静得只能听到空调和电脑运行的“嗡嗡”声。

第一个镜头很美,屏幕里呈现的是湛蓝的天空和灿烂的阳光,一个远景镜头拍摄下了街道两旁为目睹火炬最后传递到赛场的观众和记者组成的人群,手持火炬的运动员缓缓地从画面的远处向近处移动,随后一个慢拉近镜对准了火炬,然而火炬的样子还没有看清,画面就出现了剧烈的抖动,咣当一声后,蓝天白云和人群都不见了,镜头里显示的只有黑漆漆的柏油路面,画面里有人们的惊呼声和照相机镜头的咔喳声,晃动中看不到人影,后来看到一部摄像机被警察放到了一边。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国男子倒在了马路边,两眼紧闭,脸色苍白。火炬传递继续前进,救护车停了下来,医生们赶紧给郑立做人工呼吸,使用了心脏起搏器,从心电图显示器上当时还能够看出一丝微弱的跳动,这时北京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同时都吸了一口气,从他们焦急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盼望郑立能够苏醒,然而心跳越来越弱,最后被抬到救护车上拉走了。“唉”,屋里的人集体发出了叹息。一个不到四分钟的画面,就记录了一个生命走过的最后历程。倒地的男士叫郑立,是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摄像,传送回来的画面是跟在他后面的同事拍摄下来他发生意外时的镜头,他上了救护车到了医院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副主任焦少波是后方第一个知道郑立病逝的人。8月13日下午两点半,他在制作部等前方传送的图像准备制作奥运开幕式前的新闻,忽然听到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拿起电话后,听到的是带队去希腊的另外一位副主任王继田的声音,他只是颤抖着说了“郑立他……”三个字后,就哭了起来。焦少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上安慰王副主任让他别难过,先说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听完之后他自己也呆住了。“我们刚抢到两个不错的机位拍火炬,郑立又是冲到最前面,可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摔倒了,然后就再也没醒过来,现在已经,已经……走了!”前面记者描述的画面,就是郑立发生意外的整个经过。

焦少波听完电话,立即向台里领导作了汇报。北京台的领导兵分几路,有去郑立家里安慰家属的,有人组织研究遗体接送方案以及派谁去顶替他工作的,还有负责收集整理他生平资料准备给他搞一个纪录片的。因为认识郑立的人很多,每个人对他的了解多少都不一样,加上媒体对于这件事情也都纷纷要报道,所以北京台领导经过研究决定指派体育频道副主任焦少波为统一发言人,回答各路记者的提问。这样做是为了避免采访者的写稿方式和了解事情不够全面从而衍生出各种版本增加事情本身的悲剧色彩。“郑立是我们这次派出采访雅典奥运会的主力,他的不幸逝世对于北京台来说是一大损失。因为想要找到他这样全面的人才不是一件容易事。”焦少波很惋惜地跟记者说道。

郑立倒在工作第一线,北京台体育频道决定做一个纪念他生平的片子,可是事发太突然,一下子找不到足够的素材,所以只好要求雅典方面尽量多拍一些他身后事的处理情况以及他在雅典被拍摄到的或者他拍摄的一些画面,同时还要找到他拍摄的最后一个节目,以及在演播室里的一个访谈都要放到他的纪念片中去做。摄像不像记者要出境会有一些正面的彩色大头照或者工作照资料,这也给还原他本人的面貌造成一定困难。到郑立家慰问的领导从昨天下午一直到午夜还没有回到台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